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
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书画艺术专业委员会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特别报道
特别报道
前史修养需从“读史文房”中来
发布时间:2018-09-05       来源:民建会艺专委官网

u0026nbsp;


  笔者:近年来您一方面倡议考古学者重建古史,一方面呼吁让考古学更为大众所熟知,这儿边有什么内在联络吗?


  孙庆伟:有关这个问题,我甘愿转引出名考古学家张光直先生的两段话来说明。


  张光直先生在二里头遗址张光直先生在二里头遗址


  张先生曾说:“在我国前期的前史上,夏商周三代显然是关键性的一段:我国文字记载的信史是在这一段时间里初步的,我国这个国家是在这一段时期里构成的,整个我国前史世代的许多文物原则的基础是在这个时期里奠定的。自从科学的考古学在我国兴旺以来,许多人都等候考古学对三代前史会有重要的贡献;我们甚至很可以说,许多人会以为考古学对我国史学最大的贡献应该在三代。”


  我之所以呼吁考古学为更多的大众所熟知,也是根据我对我国古代文明价值的认知。张光直先生明晰指出,近代以来社会上有“一个很重要的成见,就是西方社会科学所供应的规则能适用于全人类,包括我国前史在内”,但实际上,“这个条件是需求证明的,不宜无批评地承受下来的”。根据他对“我国、玛雅和苏美尔文明的一个开端的比较研讨显示出来,我国的型态很可能是全世界向文明转进的首要型态,而西方的型态实在是个破例,因此社会科学里面自西方经历而来的一般规则不能有广泛的应用性。”所以张先生得出一个重要结论,“我国上古史对世界史有什么重要性呢?我们的答复是,根据我国上古史,我们可以清楚、有力地提示人类前史变迁的新的规则。这种规则很可能代表全世界大部分区域文明接连体的改动规则。因此,在建立全世界都适用的规则时,我们不但要运用西方的前史经历,也特别要运用我国的前史经历。根据这些前史现实建立的规则,其适用性会大大加强。”


  怅惘的是,现在无论是在学术界仍是社会上,有不少人无视张先生上述认知,天然地下降我国古代文明的前史价值,无条件地轻视我国考古学的研讨方法和研讨效果,说到底,这是学术研讨上的不自傲。


  笔者:早年史体裁影视剧往往火爆热播来看,民众对前史仍是非常感喜好的。关键是,我们并不知道应该怎样增进前史修养,您能否给出一些建议?


  孙庆伟:“读史使人正确,读诗使人灵秀”。“读史”是增强前史修养的重要途径。我以为我们的学校教育,应该高度重视对《史记》的研读,特别《太史公自序》一篇,我以为是国人必读文章。中华文明的一个显著特点就在于我国的史官系统。在我国前史上,每一个朝代都会去修前朝的前史,这样绵绵的史书串起了中华文明的头绪,《史记》则是这个系统的开山鼻祖。《史记》所记上迄黄帝,下至司马迁地点的汉武帝太初年间,跨过数千年,是一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,内容博学多才的巨大作品,被誉为“史家之绝唱,无韵之离骚”。关于专业研讨人员而言,《史记》是不可替代的资料宝库;而关于一般读者来说,《史记》所载志士仁人的嘉言懿行,正是进步个人修养,正确蓄德的最佳养分。


  其他,我也有个小小的呼吁,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关怀我们国家的前史。史学我们钱穆先生早年说过,无前史则无文明,无文明则无民族,无民族则无国家。我们身处中华民族巨大复兴的关键时间,多读史书,多知前史,是我们每一个公民的职责和职责。

特别报道
最近更新